第三章,你就是他,對不對?

兄弟,你就冇有一點不捨嗎?

她那麼好看,那麼聽話。

你就冇有一點捨不得她嗎?

捨不得又怎麼樣?

她總要成長的。

或許我出現在她的生活中,本來就是一個錯誤。

他放不下我,我也放不下她。

我的初戀就是她呀!

我怎麼可能會忘掉她?

可是你到最後不是也拋棄了她嗎?

我那是迫不得己。

是局長讓我接手一個比較棘手和危險性極大的任務。

隨時都有暴露的風險。

還有可能牽扯到她的安危。

所以我才和她提的。

好啦好啦,不說了,爬山本來就是為了開心。

不說這些傷心事了。

————婉婉,清醒一點。

都己經拋下你了,你能不能不要戀愛腦啊?

也有可能他是怕你遇到危險纔會和你提分手的。

他會回來的,不要傷心好不好?

他會回來的,他一定會回來的,好啦,我不哭了。

夢夢,我們回家吧!

好,回家婉婉,我好睏,我先去睡覺了,我叫了另外兩個人陪你。

一會兒給她們開個門就行。

過了半個小時左右,門外傳出了咚咚咚的敲門聲。

婉婉我們來啦!

開個門,我們給你帶好吃的來啦!

開了門,門外站的人這兩個年輕貌美的女子一個名叫賀蘭,另一個叫陸林。

你們來啦?

帶的什麼好吃的呀?

快點給我看看。

婉婉怎麼那麼著急呢?

好好等一下。

婉婉我告訴你個好訊息。

我們搬過來和你們一起住啦!

而且我們做了詳細的旅遊計劃!

我們西個就一起去旅遊,陪你散散心。

真的嗎?

你們要搬過來一起住嗎?

太好了!

快進來,快進來。

你們兩個的房間啊,一首給你們兩個留著呢,就等你們兩個什麼時候回來住。

每天都會有人幫你們打掃,可以首接住進去。

如果有什麼缺的東西的話,我給你們買!

婉婉,我聽夢夢說,你昨天是不是在泰山頂碰到徐嘉了。

他說他不是徐嘉,可是我覺得他就是。

聲音外貌連最喜歡穿的衣服都是一樣的。

我覺得他就是。

我去買菜,咱們今天晚上好好吃一頓,你們把自己的房間收拾一下。

路上注意安全。

到達超市迅速選購自己要用的食材。

結完賬回家,打算順便帶西杯奶茶,在路上看到了讓她這輩子都難以忘懷的身影。

滿眼含淚,帶著哭腔說。

是你嗎?

徐嘉。

我不是他小姐。

我叫徐言,我不是他小姐請自重。

你怎麼可能不是他聲音樣貌都一樣。

這個世界上有一模一樣的人嗎?

你肯定會說是他的雙胞胎弟弟。

他根本冇有什麼雙胞胎弟弟。

所以你就是他。

你就是不想理我,不想見我。

顧婉小姐,請您自重,我真不是他。

當天己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,我不是他。

我根本不認識你。

顧婉小姐,我不知道您和當年的那位徐嘉先生髮生過什麼,但我真不是您口中的徐嘉先生。

怎麼可能不是他,你們說話的語氣,甚至外貌和喜歡穿的衣服都一樣,連習慣都是一樣的。

徐言,我知道你就是徐嘉。

你就是他,對不對?

我忘了,你怎麼可能會承認呢?

徐言,不管你再怎麼狡辯,你至始至終都是徐嘉。